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8:30 - 17:30

周六至周日:9:30 - 17:30

联系方式
社长:冯  祥
首席代表:张成利
副  总 编:张洪亮
顾      问:姚明川

邮      箱:zglysb@126.com
监督电话:4006228388
地址:北京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星光影视园A座211室
纪实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资讯 >

故乡感怀(王升随笔)

浏览次数:


老 家

——王升

我是80后,大概80年代出生的人讲起回老家都有满满的回忆,对于美好的童年,那是不一样的世界。而我的童年没有回老家.....

我的爸爸1957年出生,四川人。我出生在陕西,长在陕西,至今仍生活在陕西,而我的籍贯那一栏是四川,只是是爸爸也说不清楚具体的位置。

回想起来,爸爸这一生绝对是为了儿女一直操心的好爸爸,爸爸勤奋、勤恳、勤劳、智慧、热情。我今年39岁,孩子已10岁,直到今年暑期为了陪我的孩子旅行,才引起了我的爸爸第一次向我回忆自己的老家。

爸爸说:“四川的夏天很热,热得很!但我老家有一片竹林,很大的竹林,我的家乡依山伴水,每个人都会游泳,大家都是下午做完最后的农活每个人拿着自己的蒲扇到竹林里乘凉,摆龙门阵(就是聊天得意思),聊到困了,回家打一桶水冲凉睡觉......”

爸爸说当年他的家庭算是中产吧,毕竟我的爷爷是当年的公职人员,还小有职位。那个年代很多家庭都存在解决基本温饱的问题。家庭突然出现了变故,我的爷爷不在了,因为爸爸是唯一的男丁而被自己的爷爷奶奶接回了老家,那时爸爸7岁,我的奶奶带着两个姑姑远走他乡……

回到了老家的这个小孩子成了家中唯一的劳力。爸爸总说那个时候很穷,上学的路上遇到下雨,会心疼自己的鞋,都是打赤把脚走路的。我的太奶奶长期卧病在床,爸爸每天重要的任务就是按耗子(抓黄鳝)卖钱,给太奶奶买药。那个年代因为自己是突然被接回老家,村上大队竟然五年没给这个勤劳的小孩户口(没户口意味着分不到口粮),爸爸那么小就得极力用心的照顾两位老人,按耗子赚钱。这一定是一个很委屈但是倔强懂得感恩的小男孩。

8年后,爸爸已经16岁了,大姑回老家来看爸爸。也许就是这时候,大姑想把爸爸带出这片巴掌的山林。爸爸也憧憬着外面的世界。

爸爸读书不多,但却情商高,会交朋友。爸爸最好的朋友可是那个时代的高中生,有思想,胆子大,他为爸爸出谋划策,给了爸爸足够的勇气。那时候大队长不给爸爸户口,但是队长的儿子叫爸爸小兄弟,时常照顾这个小兄弟,还有队长的女儿告诉爸爸:“如果你不走,终将变成泥鳅,永远活在泥土里”。

1974年的那一晚真的是下着大雨,这三位好朋友把我的父亲送出了老家,目送他的背影踏上那离乡的未知之路。

爸爸今年65岁,事隔48年讲了老家的故事,他说:“其实我特别想感谢一个人,但是我也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过的好不好?哪位送我出行的高中生好朋友叫王正友,比我大两三岁,有文化,有能力,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其实当年爸爸想过把正友叔叔也接出来,但是太多的顾虑,无法成行。

听到这,我坚定的说:“爸,其实很简单,如果要寻找自己的恩人,那咱们可以回老家,但是你出来48年了现在老家连个亲戚都没有,去了找谁呢?”。我可爱的爸爸肯定地说:“全村人都是姓王,一个祖宗,去了我就能认识”。

我问在哪里?他喃喃的说他只记得天林公社三大队十小队......

我已经深切的感受到爸爸那种渴望又期盼想念老家的心…….

寻亲

听着老家的故事,出走的故事,我感动了,我都开始思绪万千,更别说父亲这转眼四十多年过去,光阴似箭,我能感受到曾经有多想逃离的那个老家,便是现在多想回去的地方。

这份回忆让我感受到了乡愁与思念,父亲口中的故乡是他儿时的一个梦,是一个时间越久越思想念的地方,此时的父亲应该最想回去的还是梦里的那个家……

我决定帮爸爸寻亲,帮爸爸找到老家,找到回忆,找到当年那个送爸爸出来的智慧叔叔

我像警察又像个志愿者,我在详细的询问线索,在思考,父亲说我的老家是天林公社,三大队十小队,只要你能带我到天林公社我就能找到我的老家,此时我觉得爸爸有些可爱,老家在他的心里还是从前那个样子,他没有想过老家变了怎么办,我们去了又该找谁,看谁呢?好一个公社,一个存在于上一个年代的组织。

通过百度我找到了天林镇政府的电话,我满心期望的拨通了电话:“您好同志,我想打听个事,耽误您两分钟。(此时我生怕对方不搭理我,或者挂断电话)我的父亲17岁离开家乡今年60多岁了,很想回老家看看,我问问咱们曾经的天林公社三大队十小队存在吗?”对方非常友好的说:“在的,你要找谁?你是谁?”。爸爸亲只能简单的说了两个名字。对方说:“这样吧,你一个小时后再打来”。我喜出望外,因为那个三大队还在的,一个小时,太漫长了,这种急切的心情怎么能静静的等待,父亲又说村上有一个很久远的天主教堂,王家寨,过了一会又想起了一个很大的河坝,青庄坝。这两个建筑应该不会变吧。好在我这个人思想集中,头脑清楚,准确的分析父亲这碎片式的回忆,各种百度,终于我找到了我认为应该是很近的一个派出所的电话。电话拨通,说明诉求。警察同志说:“你说的不是我们这,但是这位警察真是热情,他告诉我,我给你一个老警察的电话,你问问他可能知道”。这个时候你知道吗,我的心情无比激动,重点已经完全不在等待上了,此时的电话已经拨通,说完情况,这位老民警叔叔又给了我一个电话,说应该是这里。天哪,屏住呼吸再打电话,还是同样的开场,同样的称呼,您好警察同志…..这位警察同志听完我的阐述,淡淡的把大队队长的电话告诉了我。我的天哪,三大队队长的电话,是不是又进了一步?我的心要蹦出来了,接通电话,对方是一个无比亲切的姐姐,竟然完全吻合对上了,全都对上了。她告诉我们,父亲最思念的那位智慧叔叔目前没在家,但是妻儿都在呢,给了我们本人的联系电话。这个时候我真的是看着父亲的故事留着自己的泪。电话给父亲,请他自己打,父亲的这通电话没有任何生疏的情感,是时间攒下了真挚的情谊,是岁月沉淀了美好的回忆.还是当初那句誓言: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谁说寻亲道路慢慢又长长,是谁说寻亲的路艰难而痛苦,是谁说这人世间的宴席容易散,还有谁说天上有月月月缺,人间有情情情残,我告诉你,互相思念的人一定会重逢,光阴老去有情长远,几十年的情感就是共同见证了光阴的岁月,以岁月之名,有山河为证,其实这人世间所有得相遇就是为了久别得重逢….

归 乡

寻亲成功,说走就走,父亲近五十年的期盼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此刻这世界上最好的三个字,对于爸爸来说,莫过于“回四川”。这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一定也是在归乡的路上,归途得路,最美得路,幸福得路,向着家乡的方向。

跟随父亲的回忆我们启程了,迎面而来两侧的树是那么绿,远方的天是那么蓝,归途的心是那么美,爸爸梦中的那个故乡再也不只是听说,我们去到了哪里,真实的让我们感动的父亲的老家,那是我们的故乡———安岳县,天林镇。这一刻父亲得内心一定在高歌。我的故乡,我要带儿女回我的故乡看一看,那里没有城市的喧嚣与高楼林立。那里依山伴水,有一片很大的竹林。有那熟悉得味道,有童年所有的记忆......

我怀揣着激动、渴望、迫切的心情,手握方向盘踏上了那800公里的归家路,因为是一个人开车本着遵纪守法不能疲劳驾驶的原则,基本上每一个休息站都有我的身影,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到达了高速收费站出口的地方,本想着第一次回家希望以最好的状态见到所有人,准备带父母兄妹去最近的地方稍作休息调整状态,没成想已经有人在出口的地方接我们回家。我的叔叔,一个素未谋面、电话对接、大我4岁,却给我带来无数感动的本家叔叔。没见之前我还在为准备的礼物她们是否喜欢,突然的到来她们是否会觉得有些许打扰,只凭记忆和电话联系回到的地方能否接纳我们而担心时。在见到的那一瞬间,在高速路口的被迎接,在相伴回乡的小路上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前面带路的车我破防了,虽然没有见到爸爸记忆里的那个爷爷,但从他儿子的身上我已然理解了什么是一见如故、什么是相见恨晚、什么是血浓于水。父亲口中的那位送他出走的智慧叔叔按照辈分我得叫爷爷,因为工作原因爷爷不在家,就让自己得儿子迎接我们得回家。

车子下了高速慢了下来,眼看着到了村庄,父亲自信且激动得跟我说:“看!老家就是夏天热的很”。我问快到了吗?,父亲说没呢,我们村有个很大得河坝叫青庄坝,过了就到了,你看我们这边种的都是水稻,这有山有水,生态环境很美。继续往前走,静波叔叔的车停了,我们下来,叔叔说到了,父亲有些疑惑问,不对吧,我还在找那个河坝呢。叔叔说河坝还在只是路阔宽了。父亲感慨得说:“不认识了,真的是不认识了。这怎么都变了…….”

农村里人民的淳朴,善良,热情总是让人感动,刚进了叔叔家,叔叔婶婶就开始烧火做饭,村上的人陆续已经进门开始跟父亲忆童年了,这一晃可是近50年了,爸爸一个个回忆,不停的说变了,都不认识了。爸爸都忘记了当年出走的时候自己才17岁。是,年龄变了,体态变了,可是那些充满的回忆的时光一点都没变,忆童年,拉家常,我仿佛看到了父亲的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风扇,到了饭点,也是端着碗筷左邻右舍围在一起,边吃,边拉家常,其乐融融,简单而快乐的农田生活。

我的叔叔静波叔叔是这个镇子上中心小学的校长,谦谦君子,深邃儒雅,谦恭有礼,成熟稳重,雍容大度。我的婶婶端庄大方,聪明能干,敬老爱小,贤惠可爱。体贴丈夫,真是琴瑟之好,和如琴瑟。这样的夫妻和睦让人羡慕。回到家。一会儿桌子上摆满了我脑中的四川美食,曾经沧海难为水,腊肉竹笋小龙虾,这都是叔叔婶婶自己做的,会做饭的厨师一定是个好老师。酒足饭饱,期待明天…….

眼里乡间清晨的炊烟与雾霭伴着鸟鸣和莺啼,新鲜的空气里混合着泥土的芬芳,眼前这如画一样的景象,是否和50年前的父亲每天清晨看到的一样?

父亲的心愿是跟亲友们一起吃顿饭。早饭过后,静波叔叔带着我跟父亲邀请了村上的11户亲戚,今天下午吃团圆饭,饭店选在镇子上。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家宴是相聚的最高礼遇,谈的是情谊,叙的是亲情。酒入欢肠千杯不醉,我看着爸爸和亲友们把酒言欢,共叙过往。由衷的感动和高兴。

我相信大家都是一个念想,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饭后叔叔婶婶带我们去了镇上唯一一个西餐厅吃了饭,这里的老板是婶婶的好朋友,一个落落大方,能说会道能歌善舞的女老板,很有幸在这短短得时间又结识了一位新朋友,吃了饭当然要唱歌,KTV竟然是静波叔叔自家的产业,啥都不说我就想唱《光阴的故事》

接下来的两天亲戚请客吃饭之余我们还去了安岳县城的大足石刻,果园里摘葡萄,赶了镇上的集市,这个炙热的夏天,又一次体会到了父亲口中那个炎热的夏天

短短的四天,爸爸口中古老的天主教堂,念念的旧地标青庄坝,集市上每个人身上的备笼,《光阴的故事》,甚至炎热的夏天,都让我留恋,叔叔家的小龙虾,那只养了四年的鸭子,都化成了我味蕾上抹不掉的记忆,白二娃家的清炖土鸡,姑父家的滑肉,镇子上的重庆小面,仿佛我在这里唤醒了我失去了的记忆。

我深切的爱上了这里,那个我户口本籍贯上从未到过的地方。,这里的青山绿水,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所有的美食,我不想思考回程的时间,也许老天看到了我这颗火热得心,决定返程得这天晚上,村里的很多人都送来了特产、山货。我知道这是珍贵的礼物,满满都是情谊,是最温暖的祝福,父亲一定怀着的满满的幸福感收下了大家的心意。

送走了客人,静波叔叔和婶婶又做了让每个人都垂涎欲滴得小龙虾,喝着啤酒听着叔叔婶婶得爱情故事,这里得人间烟火,三餐四季,足以温柔整个世界。

半夜电闪雷鸣,从来没有这么清楚的看到村庄的电闪雷鸣,一道闪电霎时间整个村庄一到光亮,瓢泼大雨,猛烈极了。我在站在窗前一夜未眠。1974年那一夜,父亲在大雨中离开这里。现在我们又要走了,大雨不期而至,似如约一般来送当年的那个小伙子。

天亮了,雨小了,送行的乡亲依旧来的很早,像是在留恋,又像是在期盼,在等待下一次的重逢。后备箱装满了,我不敢回头,也不敢低头,讲不出再见,那就带上满满的记忆,满满的情意,满满的留恋,还有那么多的不舍跟我的老家深情的说一声: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