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8:30 - 17:30

周六至周日:9:30 - 17:30

联系方式
社长:冯  祥
首席代表:张成利
副  总 编:张洪亮
顾      问:姚明川

邮      箱:zglysb@126.com
监督电话:4006228388
地址:北京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星光影视园A座211室
纪实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资讯 >

【红色记忆】八一将士陈昌给妻妹赖雪清的家书

浏览次数:


        2021年7月6日上午,笔者陪同老战友陈龙狮一家人来到祖国的心脏天安门广场。(通讯员:孙 铭
2021年7月6日,陈昌儿子陈龙狮夫妇到天安门观赏党徽
        我知道,陈龙狮一家人不仅仅想在党徽(1921-2021)前合影留念,更主要是到国家博物馆领取他们捐赠给国博的八一将士陈昌于1955年写给妻妹赖雪清同志的《家书》之文物捐赠证书。
2021年7月6日,笔者在国家博物馆全程观看了陈龙狮(左二)领取《捐赠证书》全过程,看到并明白了陈龙狮一家人喜悦和悲痛的心情

2021年7月6日,国家博物馆藏品征集与鉴定部主任、研究馆员杨红林(左二)与手捧《捐赠证书》的陈昌儿子陈龙狮(右二)、陈昌儿媳刘若琴(右一)、陈昌孙女陈彦宏(左一)合影
        在《家书》的字里行间,我们体会到了一位老共产党人对共产党的无限忠诚和劝说妻妹赖雪清追求共产党的信心。虽然陈昌同志在重庆狮子滩水电站去世,但陈昌夫妇认为这是他们最舒坦的日子。最难能可贵的是,陈昌在狮子滩的工余期间,在他居住的“204”房子里,竟然将他一辈子的革命经历作了完整总结,形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珍藏的《陈昌同志自传》《陈昌同志革命斗争历史简明表》军史资料,最终于1957年底完成了《请求恢复党籍的申请书》。陈昌在他“自传”结尾时专门总结自己28年革命斗争的经验教训时说:(一)有了党的领导就能战胜敌人,(二)共产党员是经得起考验的,(三)党性不强是掉队的原因3个章节。
陈昌儿媳刘若琴在重庆长寿狮子滩“204”旧居前
        据笔者了解,重庆市长寿区文管所和国家电投狮子滩发电公司,拟对代号为“204”的旧址进行改造,业已完成申报革命文物的全部工作,暂定为“陈昌同志故居”改造工程。目前,现已开始筹划重新翻修的各项准备工作。一旦陈昌同志故居建好,必将为重庆的红色旅游增添一份实实在在的红色景点。
 

扩展阅读
陈昌写给姨妈赖雪清信件背后的感人故事
口述人:陈龙狮
        这是2004年11月22日的往事:我和姐姐陈世英一家人陪同母亲何妨,回到了母亲何妨的家乡福建厦门,就住在姨妈赖雪清家里。
        这时,姨妈赖雪清将陈昌(代号贾佐、贾希一等)的两份亲笔信亲手交给我们姐弟俩,要求我俩好好保存:一份写于1956年5月26日,一份写于1956年11月9日。
1956年5月26陈昌写给赖雪清的信
1956年5月26陈昌写给赖雪清的信
1956年11月9日陈昌写给赖雪清的信
        母亲何妨和姨妈赖雪清是亲姐妹,母亲是老大,姨妈是老三,我们叫她三姨妈。为何亲姐妹不同姓呢?新中国成立前,外公在厦门以当黄包车夫、外婆在赖氏家族当佣人为生。因为姨妈小的时候乖巧、漂亮,赖府没有孩子,就要求外公外婆把年仅3岁的小女儿过继给他们,于是改名赖雪清。而后,赖府就搬到了香港定居了。
        1937年,14岁的母亲何妨能歌善舞,在厦门参加了中共厦门市委领导下的厦门抗日儿童救亡剧团,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1938年,母亲随厦门抗日儿童救亡剧团来到香港,为中国抗日将士巡演、募捐。此时,母亲便把姨妈从赖府偷偷带走了。从此,姨妈在香港参加了中国革命事业
        1939年,厦门抗日儿童救亡剧团从海外(途径香港、柬埔寨、越南等国家和地区)巡演完成了募捐任务回国。1942年,厦门抗日儿童救亡剧团解散后,母亲和姨妈等5人(厦儿团的小团员)被父亲陈昌收留,将小团员们全部送到华侨学院等院校读书。1945年,母亲何妨与父亲陈昌结婚。从此,父亲就成为母亲和姨妈的革命导师。
鉴于纪律不能拍结婚照,此照系2009年陈昌何妨合葬时PS的结婚照
        父亲陈昌1907年出生于四川仪陇的没落之家,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历任贺龙上尉随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于1927年底入党。从1931年开始,陈昌从事我党隐蔽战线工作。1949年,因挽救渣滓洞难友而暴露,回到解放区在重庆市公安局做便衣警察,后到国家电力工业部狮子滩水力发电工程局当一位普通职员。在双枪老太婆陈联诗女婿林向北同志(父亲陈昌现在唯一健在的老战友,103岁的老八路,在成都定居)帮助下,陈昌当上了局招待所副所长(所长缺席),将局招待所变成了宾客之家,受到各界好评。
        这期间,父亲陈昌一边工作,一边寻找从1926年起参加革命的历史。他按照党组织的要求,撰写了第四份《陈昌同志自传》(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赠藏,视为军档隐蔽战线最为珍贵的史料之一)。陈昌在当时没有传真、快递、微信等现代通信的情况下,基本找齐了当年的几十位领导人、战友、同事,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完成了《陈昌同志革命历史简明表》。
        在16年前的冬季,我第一次看到了父亲陈昌的手迹,这是他给我姨妈的信件,字里行间流露出他对共和国的憧憬、对共产党的热爱,他不仅自己热衷于自己的事业,强烈要求回到党的怀抱,还要求自己的姨妹和他一样,要热爱祖国、积极争取入党,一定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父亲同时还想用自己的亲身谍战传奇经历,专门请1934年在上海工作时发展的娄家大公子娄甚四同志(从新疆退职,来到狮子滩),专门帮助他创作《地下的火焰》。遗憾的是因为反右,这本小说就成为父亲的遗憾之一!

现将陈昌同志党性真实写照的原文附录于后:
清妹: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瞬间,红五月又完了,又有很久没有给您写信了,同时,也有很久没有得到你的来信,因此,真挂念得很!亲爱的清妹!您也有此同感吗?
        你校已建立党支部了吗?因而希你接受思想改造,并克服一切缺点,向党员的标准看齐,早日入党,因您已是超龄团员了。希您在向着这个目标前进时,要有勇气和毅力来克服一切困难。正如奥斯特洛夫斯基说:“从生活到胜利的前进途中,就是与一切阻碍作斗争!”
        在今天,党对我的考验,比在黑暗反动时代从事地下斗争中—狱中考验,和对敌斗争中,还要艰巨些。在这考验中,最令人苦痛的,就是过去在党的指使下参加反动组织,从事对敌斗争工作,在未得到那时的党内同志为证言时,对我怀疑,因为对我党籍问题,拖延至今未能解决,这在我精神上,是非常苦痛的,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悲观失望,因为我深信伟大的党是最公正的,对我的问题只不过时间的早迟,一定会得到解决的。
        正如奥斯特洛夫斯基说:“命运曾经企图摧毁我,但是我坚决不投降,继续斗争,就一定能够得胜,因为我的周围有党给予我无限的热爱,所以我正迎接生活—兴高采烈地迎接重新归队的生活。”我就是以这样的心情来迎接重新归队的生活。
        那末,我也希望你以这样的心情来争取早日入党,成为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更多更好的为人民服务;为更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而奋斗到底!
        在与个人主义思想作斗争中,近年来,我是得到了初步的胜利,目前,我是安心工作,热爱自己的工作,并找出今后努力的方向—争取成为一个红色作家。正在与娄甚四集体创作在地下斗争中的一个长篇小说,书名是《地下的火焰》。现已开始写了第一篇习作:在白色恐怖中消灭叛徒。这是我的志愿,我想在这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是使千万人的理想变为现实的时代,只要付出业余时间的辛勤劳动,并加深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学习,和马列文学论证与写作技巧上的钻研,我是满怀信心的可达到自己理想的目的。
        在这方面,还需要您多多的给我一些帮助!因为您的语文程度比我好,同时,也希望您树立作为一个人民教师——“人类灵魂工作师”的专业思想,并培养你自己成为一个业余的红色作家。今后在这方面,我们并肩前进吧!
        末了,祝您——向着这个伟大的目标—奋勇前进!
 
                                                                                                   佐哥手书
                                                                                                  1956.5.26

陈昌同志简介
陈昌同志遗像(1907-1960)
        陈昌,曾用名:贾佐、贾希一等20多个代号,1907年农历腊月初八出生于四川仪陇立山场一个没落世家。
        1924年,毕业于“川军第六师军官讲习所”学生队,任六师某连队司务长。1926年,毕业于“吴佩孚军官团”军士队后,在湘鄂边防军总司令部参谋处任中尉见习参谋。
        1926年,参加革命,任叶挺独立团上尉排长。
        1927年,参加南昌八一起义,任贺龙上尉侍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同年底,在武昌中山大学由南昌起义战友尹人杰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1年开始,在王世英、李克农、董必武等领导下,在中央特科、中共中央南方局从事隐蔽战线工作至重庆解放。
        1952年,在重庆市公安局蒙冤受难。
        1958年,补划右派被强制劳改。
        1960年,在重庆狮子滩去世。
        1961年,在王世英、汤昭武的努力帮助下,找到中组部部长安子文,中组部成立专案组,1965年第一次平反,承认革命经历但党龄只承认到“西安事变”。
        1978年,在陈养山、陈克寒帮助下,找到中组部部长胡耀邦,中组部再次成立专案组,于1981年第二次昭雪,承认革命历史并恢复党籍,党籍从1927年12算起,到1960年1月止,并举行了“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党旗仪式”。
        2009年7月1日,与亡妻何妨(2009年6月25日病故),合葬于乐山人民公墓。
        2020年8月1日,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经过11年外调、甄别、认定,终于将其英名和贺龙手枪队队长的历史镌刻在参加八一起义将士纪念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