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8:30 - 17:30

周六至周日:9:30 - 17:30

联系方式
社长:冯  祥
首席代表:张成利
顾      问:姚明川

办公室主任:闵芳芳
邮箱:zglysb@126.com
监督电话:4006228388
地址:北京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星光影视园A座211室
纪实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资讯 >

杜鹃草堂:传承红色基因,留住乡愁记忆

浏览次数:


        杜鹃草堂:传承红色基因,留住乡愁记忆。(通讯员:杨少波)

杨少波供图
        人间最美四月天。相约三五知己,自湘西古镇县溪西行。沿路溪谷蜿蜒,有夹岸高山,古树参天。风烟俱净,天山共色。时见农田屋舍,袅袅炊烟,鸡犬之声相闻,恰似桃源之境。复前行六七公里,溪谷山峦穷处,蓦见火红杜鹃,灿烂满山。
        “杜鹃花里杜鹃啼,浅紫深红更傍溪。迟日霁光搜客思,晓来山路恨如迷。”迎面扑来的红,裹挟着古人的诗意,视觉的冲击直接心灵震撼。杜鹃又名映山红,“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檨,清溪倒照映山红”,宋人杨万里将杜鹃的质朴、杜鹃的雍容一番拟人描画,又似乎在急不可耐地呼朋引伴——从山坡到田园,从溪谷到河边,从姹紫嫣红,到摇曳顾盼,红的似火,白的像雪,紫的若霞……
        微风过处,似有歌声飘来,“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杜鹃花丛,竟有青松护卫,相映成趣。
相关图片
        一片茅草屋丛,翠竹其间。拾阶而上,竹影婆娑,似在绿野仙踪,偶尔行至山梁草堂,柴门草瓦,木檐榫构,俨然秘境洞开,幽幽其然,兮兮其是,花红草绿,鸟语木香,醉人心魂。递进草堂,古朴简约,四根硕大的杉木,支撑起芭茅草叠盖的亭子,三条杆栏板凳,首尾相连立于草堂。东望,但见蓝天之下,村民在田间悠闲劳作,绝佳的陶渊明笔下世景再现。侧目向西,一条清澈的小溪,潺潺而来,青山绿水之间,有小鸟飞过,也好似《富春山居图》中的剩山图景遗落至此……
        正惊诧于如画如诗的美景,草堂下方以青石精心刻泐的“天下赋人”,为湘西散人王一丁所作《杜鹃草堂赋》,庶几完美诠释了这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
        抱琴只为看鹤,溪头溪尾月朗。披衣坐待云起,翘盼扬帆远航。噫吁兮,潭深可捉鳖,山高堪打望。涨水波浪宽,雾浓稻花香。棚下弈棋,唯恐小鸟偷窥;花丛抚笛,最怕蜻蜓帮忙。垄上读书,谨防枝头梨落;田间宴客,螃蟹自投罗网。主人相邀品茗,下雪下雨欢畅。更有诗文佐酒,漫论岁月沧桑……
        俨然如此,一丁兄的新赋,不期然让我想起了唐代白居易的杜鹃花境:“云中台殿泥中路,既阻同游懒却还。将谓独愁犹对雨,不知多兴已寻山。才应行到千峰里,只校来迟半日闲。最惜杜鹃花烂熳,春风吹尽不同攀。”
        杜鹃啼血,不待远帆至;山花吐艳,非自今日始。杜鹃草堂,人说是神农炎帝的云游之所,于此教导这里的先民,开垦山田,种植小粟。遗留至今,除却苗乡侗寨活色生香的还斋节,还有“南楚极地、北越襟喉”的称谓。又传诸葛亮率军南征,曾在这里驻军屯兵讲解兵法,此地遂有国宝“兵书阁”据证。中国工农红军任弼时、萧克和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作为长征先遣队途经这里,得草堂两“放牛郎”带路赢得时间,在靖州取得“新厂大捷”,消灭敌人官兵五百余人,缴获枪炮六百余支(挺)。1934年12月12日,湘江血战后,濒临绝境的中央红军在通道老县城恭城书院召开通道转兵会议,采纳毛泽东正确主张,改变了原定北上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挥师西进,改向敌军力量薄弱的贵州转移,并在此进行了一场英勇的阻击战。毛泽东、周恩来率领中央红军自草堂从容转兵,一个月后召开遵义会议,中国革命实现了伟大转折,由此走向胜利和辉煌。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位父母在外地工作、跟随着奶奶在这里度过童年时光的乡贤,走出大山走上工作岗位,他不揣谫陋,力排众议,花了20多年的时间,坚持行走一个人的文化苦旅,将尘封多年、鲜为人知的一段重大红军长征历史——“通道转兵”予以还原,填补了党史军史和长征史的重要空白。进而,他作为从这里走出去的乡村少年,怀抱一份红色文化情怀和故土情结,返乡携手村里几名复退军人、返乡农民工和残疾村民,苦心孤诣创建了以“红色文化”为主体的杜鹃草堂,以期用文化艺术的力量助力乡村振兴。
        “杜宇竟何冤,年年叫蜀门?至今衔积恨,终古吊残魂。芳草迷肠结,红花染血痕。山川尽春色,呜咽复谁论?”不远处,蓝天白云下,农户的屋顶正在换瓦,缘因这里以杜鹃草堂为主线,成立“映山红合作社”。他支持和争取资金,组织村民投工投劳,依山就势、因地制宜对周边十几户人家进行民族风情化改造,并将屋前屋后的环境提升、美化。杜鹃草堂还帮助这里的农户创办乡村民宿和客栈,鼓励村民们发展种植养殖业,同时逐步开展侗锦、竹器、剪纸、器乐演奏等民间手工艺和才艺的培训与展演,并筑巢引凤,发展乡村红色文化旅游,组织作家、美术家、在校学生等来这里采风、写生和研学。
        文化不仅需要发扬传承,还需要创新发展。“水蝶岩蜂俱不知,露红凝艳数千枝。山深春晚无人赏,即是杜鹃催落时。”近年来,杜鹃草堂相继修复兴建了长征小道、红军战壕、红军井、红军亭、红色文化墙、转兵纪念碑、长征舞台、侗乡吊桥、杜鹃生态园、红米饭南瓜种植基地等二十几处红色文化景观。所以,如今的杜鹃草堂又名“红军长征文化园”,是文艺创作基地、民族文化研究基地、大学生实习基地和文艺惠民基地,同时也是“通道转兵纪念馆”的组成部分、重走红军长征路的重要体验场所,是广大青少年进行革命理想信念和爱国主义教育的红色阵地,还是海峡两岸民族文化交流的平台和窗口。
        远处青山如黛,眼前杜鹃盛开;传承红色基因,留住乡愁记忆。走在青石板铺就的长征小道上,我似乎听到了悠远的历史回音:让历史告诉未来,以文艺扶贫,用红色铸魂,新的长征我们再出发。这不仅是一种情怀,更是一份责任担当。沉思中,我清晰听到《杜鹃草堂》犹如天籁般的歌声缓缓响起:
    满山红杜鹃
 
    小溪鱼儿欢
 
    吊脚楼里炊烟起
 
    侗歌萦绕水云间 
 
    好运转折地
 
    神农垦良田
 
    两岸一家桑梓情
 
    丹心一片向青天
 
    啊,杜鹃草堂 胜似桃源
 
    春花秋月一壶酒
 
    醉成好诗篇
 
    啊,杜鹃草堂  让人流连
 
    清风明月一碗茶
 
    香飘美丽家园……